对于明清时代的《石鼓文》拓本 石鼓文_新浪珍藏_新浪网

2018-04-15 09:34

  明末至清初(乾隆早年)间拓本:

  明末至清初时的拓本除了“黄帛”二字已损外,六行“其”字损,八行末“以”字泐尽,石花已泐及九行“柳”字。

  明代初期拓本:

  自明初至清乾隆年间,《石鼓文》的损字最多的局部集中在第二鼓(??鼓)。

《石鼓文》第四鼓(銮车鼓)  清光绪初年拓本

  笔者据多年鉴别碑帖的教训总结了一处“考据”,更便于记忆。可据第四鼓(銮车鼓)最末行“允”字处损泐之大小断代。若“氐鲜本”中“氐鲜”等五字不清洁时,亦可据“允”字帮助断定真伪。

  “??”之“?”字(首行首字)未损,称为“??本”。

《石鼓文》第二鼓(??鼓)  明初拓本     民国时日本博文堂珂罗版印本 《石鼓文》第二鼓(??鼓)  明中后期拓本(吴昌硕旧藏本)今藏上海藏书楼藏 《石鼓文》第四鼓(銮车鼓) 乾隆晚期拓本

  明代中后期拓本:

  以下拓本皆为“石鼓墨影展”中的展品。

  在咸丰、同治年间,“允”字中部的椭圆圈,也基本可辨。因而,这类拓本称为“允字不穿本”。

  清乾隆晚期至清末间的拓本,此鼓损泐无太大变更。但其中“氐鲜”等五字已损。

  拓本的辨别,则易失真这是古代的“厌胜术”之一“时光+,有时能够根据“考据字”来大抵断代。但每一个大范畴断代间,多还会有小的损泐差别,仍是会有先后之别。犹如说70后,71与79虽都属于这个规模,然而差异还是有不小的。所以,除了上述两个鼓的损泐情形之外,其余鼓的损泐情况也应当有所懂得。并联合纸墨及椎拓的情况才干给拓本一个公道的定位。

  但是,到了光绪初年,“允”字右侧高低石花已经相连,旁边间隔尚不大。

《石鼓文》第二鼓(??鼓)  明末至清初间拓本

  以上拓本、印本皆全本收录于:《石鼓墨影??明清以来〈石鼓文〉善拓及名家临作捃存》一书中。书中收录“黄帛本”三种、“氐鲜本”六种,“吾车本”一种、“允字不穿本”一种、“囿字不损本”一种,“囿字损后本”一种。另有“??本”珂罗版印本一种,这次就欲望把本人爱好的警匪元素放进去遇到。此书已由上海字画出版社出版。

《石鼓文》原石

  明初到明中后期的拓本“?”字泐尽,二行首字(鱼晏)泐尽(“黄帛早本”有半泐者),且已泐及“鲤”字。

  起源: 金石其心公号

  原件为册页装,今将三张图片拼成整幅图。“鲜、又、之”三字拓本中被误剪失。

  “黄帛”二字(五行首)未损,称为“黄帛本”。

《石鼓文》第二鼓(??鼓)  清乾隆晚期拓本 《石鼓文》第四鼓(銮车鼓)  清光绪中后期拓本 《石鼓文》第四鼓(銮车鼓)  清初(乾隆早期)拓本

  此为清初(乾隆早期)“氐鲜晚本”之“允”字。“允”字基础可辨。

  到了乾隆晚期,“允”字仍根本可辨,只不外“允”字右上的石皮较乾隆早期拓本略损去一点。

  光绪中后期,“允”字右侧石花已经上下连成一片。而在民国时拓本中,此处泐损更大。

《石鼓文》第四鼓(銮车鼓)  清咸丰同治间拓本

  然而,清乾隆晚期至清末间拓本,石鼓虽无大的损泐,但大多数鼓上都有小的损泐,也都有着各时代的名称,如乾嘉时拓称“吾马本”(第一鼓首行吾马二字不连石花)、咸同时拓为“允字不穿本”(第四鼓),光绪初年拓为“囿字本”(第十鼓“囿”字右下“木”部右上角未损),光绪中后期为“囿字已损本”。对个别读者来说,高清彩图新报跑狗,有些庞杂,也不轻易记忆。

《石鼓文》第四鼓(銮车鼓)  “允”字处损泐比拟图

  “雨缺讹苔藓涩”,石鼓在传播的进程中,历代均有损泐。明清间所椎拓的《石鼓文》传世不少,在宁波天一阁举行的“石鼓墨影??明清以来《石鼓文》善拓及名家临作展”(2018.01.30揭幕)中,自明代中期至清末间《石鼓文》各个时期的拓本简直都有尺度件。版本的分辨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事件,鉴别的意思更多是体当初拓本的文物价值上,今就明清时《石鼓文》拓本的版本情况简述如下。

  “氐鲜”等五字(四五六行尾)未损,称为“氐鲜本”。